什邡“猝死”钼铜项目的前世今生

2012年07月09日 10:38 5122次浏览 来源:   分类:   作者:

  地方政府在完善投资、招商环境的同时,如何摆脱唯GDP考核大棒,更多地满足民众日益增长的信息公开和环保需求,这是留给外界思考的一个问题。 散
  落的礼炮彩条、遗留的花草、五颜六色的垃圾,宏达钼铜多金属资源深加工项目开工典礼之隆重依然有迹可循。只不过,这个什邡官方翘首以待的首个百亿级投资项目刚一出生便已夭折。
  7月初的第一周,四川省什邡市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6月29日,宏达钼铜项目开工;7月2日,官方就部分群众对项目建设所表达的不同意见给予回应,称决定责成企业从即日起停止建设;7月3日,什邡市委市政府表示今后不再建设宏达钼铜项目。
  而根据什邡市政府新闻办公室官方微博的消息,7月5日晚,什邡召开全市干部大会宣布:中共德阳市副市长左正兼任什邡市委第一书记,什邡市委书记李成金协助左正工作。
  按照什邡官方的说法,上述钼铜项目引发的群众反对已经妥善解决。
  地方政府在完善投资、招商环境的同时,如何摆脱唯GDP考核大棒,更多地满足民众日益增长的信息公开和环保需求,这是留给外界思考的一个问题。


  妥善处理的事件
  什邡市委、市政府官方网站披露,7月2日,当地部分群众因担心宏达钼铜多金属资源深加工综合利用项目环境污染问题,到什邡市委、市政府聚集,发生群体性事件。当地采取及时有效措施,使事件得到妥善处理。至7月4日,什邡市区社会治安良好,生产生活秩序正常。
  其间,什邡决定停止该项目建设,今后不再建设这个项目。
  四川宏达股份有限公司(600331.SH,下称宏达股份)3日晚发布公告确认,接到什邡市政府通知,要求钼铜项目停止建设。
  根据此前规划,项目计划投资总额为 104多亿元。总体建设规模为 4 万吨钼(金属量)/年、40 万吨阴极铜/年。其中钼冶炼系统和铜冶炼系统计划分两期建设。钼冶炼一期工程规模为2.5万吨/年钼铁和7516吨/年高纯三氧化钼,二期工程规模为3万吨/年高纯三氧化钼。
  铜冶炼一期工程规模为20万吨/年阴极铜,二期工程加装部分设施后达到40万吨/年阴极铜的生产规模。
  这个酝酿一年多的项目由此画上句号。
  2011年8月底,宏达股份发布公告披露,其全资子公司四川宏达钼铜有限公司(下称“宏达钼铜”)拟在什邡建设钼铜项目。而在此前的2010年11月18日,宏达钼铜已经取得了四川省发改委会出具的《企业投资项目备案通知书》。上述公告称,该项目获得了四川多个部门的批复。
  记者从国家环保部查询资料显示,2012年2月28日拟批准的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中,宏达钼铜项目在列,其中披露的工程总投资还是未达到百亿级的67.24亿元,其中环保投资接近9.7亿元。
  2012年3月,环保部公布关于宏达钼铜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的批复,但本报记者未查询到具体内容。
  民间却通过合法合规的渠道表达了他们的感受和诉求——2012年5月,什邡官方网站刊登一则关于宏达集团钼铜“污染问题”的回复,称公众质疑的污染问题已经交由环保局处理。
  一个多月后的6月29日,什邡钼铜项目开工典礼在什邡市经济开发区隆重举行。官方预计,这个“四川省‘十二五发展规划’重点项目”投产后,年销售收入将超过500亿元,利税金额达到数十亿元的级别,项目固定用工能解决约3000人就业,带动相关产业发展超过400亿元,提供辅助就业机会近1.5万个。
  开工当天发布的官方信息是,预计今年内完成一期工程并投入生产,2015年至2016年完成二期工程。
  宏达“家谱”
  宏达的这个钼铁项目位于什邡市以西北约11公里的洛水镇,该项目涉及到的当地一些村庄的拆迁。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在项目所在地看到,在刚举行完的开工仪式现场,用碎石头铺成的临时通道一马平川,宽达40多米,长度近1000米,临时通道的尽头,是举行开工典礼的现场。根据规划,该项目的占地面积约3500亩。
  本报记者看见,庆典现场附近,散落众多装饰物,却鲜有工程机械。
  在现场苦苦寻觅到的一台小型推土机的车主是当地村民王某。他告诉本报记者,因为钼铜项目,他家的房子被拆了一大半。而本报记者在现场观察发现,王某一些邻居的房子依然完好无损。
  “这车才买几天,我想这里要修一个很大的厂,肯定有一些土石方工程要做,所以就买了这台推土机,”王某说,听说现在停建了,也不知道这推土机能不能派上用场。
  推土机停放的位置,以前是他家的农田。他说,如果真不建了,得考虑怎样恢复农田,但目前的道路是在原有的农田上填埋了土石方后才形成的,估计复耕难度很大。王某告诉本报记者,自己还没有拿到农田补偿款,每平方米550元的房屋拆迁补偿款以及青苗赔偿费已经拿到手。
  王某并不知道,他本可能和“世界第一”扯上关系。
  今年5月,《四川日报》刊文称,宏达钼铜项目正紧密推进,欲建成年产4万吨金属钼、40万吨阴极铜的生产基地。基地全面达产后,金属钼产量将达全球第一,阴极铜产量国内第五。
  根据全球铝业的数据,2011年全球的钼产量也不过24万多吨。
  如此巨大的项目,原材料从何而来?
  宏达股份此前的公告仅称,项目的原料计划主要来自于关联方四川(宏达)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宏达集团”)自有矿山和其他战略合作方提供保障。
  宏达“家谱”露出冰山一角。
  宏达股份2012年一季报显示,其第一大股东是四川宏达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宏达实业”),后者持有前者26.395%的股份。而宏达实业则由刘沧龙及其宏达集团所控制。
  宏达股份2011年年报显示,宏达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沧龙和其兄弟刘海龙分别持有该集团70%和30%的股份,刘氏兄弟和宏达集团则是宏达实业的三大股东(刘沧龙持股48%、刘海龙12%、宏达集团40%)。
  也就是说,宏达股份的最终控制人为刘沧龙。
  公开资料显示,宏达找矿路径颇多。例如宏达集团控股的西藏天仁矿业有限公司(下称“天仁矿业”),拉萨市工信局2011年6月公布的信息显示,天仁矿业在拉萨市墨竹工卡县拥有面积2.42平方公里的矿区并已取得采矿权证,这家公司还拥有22.33平方公里探矿权矿区,勘探表明,在其采矿权范围内,蕴藏有钼、铜、铅、锌及贵稀金属等矿产资源,尤其是该矿区蕴藏的钼资源量在西藏自治区同类矿山名列前茅。
  宏达有迹可循的另一“矿山”源自刘沧龙和刘汉千丝万缕的关系,后者是四川汉龙(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汉龙集团”)董事局主席。此前外界广为流传两人是兄弟关系,而早年的胡润榜单在介绍二人时称,尽管汉龙和宏达是两个独立的集团,但是由于他们股权上有联系,所以放在一起评估。
  2009年10月,汉龙集团与澳大利亚钼矿有限公司在香港正式签署股权认购及合作开发框架协议,前者在澳大利亚设立全资子公司汉龙矿业出资2亿美元,收购澳大利亚钼矿有限公司55.3%股权,成为其控股股东,并通过融资方式提供5亿美元资金开发澳大利亚钼矿有限公司全资拥有的世界级大型钼铜伴生矿Spinifex Ridge项目。
  2010年3月5日,汉龙集团与美国通用钼矿公司(General Moly Inc,下称GMO)签署协议,前者将通过其美国子公司汉龙矿业投资公司总计出资8000万美元认购GMO 25%的普通股,成为GMO单一最大的股东,汉龙集团与GMO同时达成包销协议,前者在GMO厚普山项目开发建成后的整个项目经营期(约44年矿山开发寿命)内将拥有相当其产能40%~55%的产品包销权,折合产品钼精矿约合每年1600万磅至2200万磅(1磅=0.45359237千克)。
  汉龙集团称,上述两项投资所涉及的钼金属资源量合计28亿磅,资源量居世界原生钼矿资源之首。
  至于宏达位于什邡的钼铜项目,和资源可行性一样引发外界关注的还有收益可行性。
  宏达股份此前引用的报告披露,该项目固定资产投资中债务资金占70%,超过 63.6亿元;流动资金中债务资金占70%,超过32.3亿元;债务资金总额超过96亿元。
  但摆在宏达股份面前的是一笔难言乐观的账本,据其季报,2012年一季度,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061.6万元,同比下滑35.27%。


  无大碍的环境影响?
  相比官员和商人们的烦恼,什邡民众更关心的是自己的健康问题。“有冶炼厂不污染的?”一些什邡居民反问本报记者。
  “你可以说所有环节都符合技术规范,或者说符合现行的环保法规,你的冶炼技术在废气废水方面也能做到零排放,但是有一点你绝对无法保证,就是你每年几百万吨、几千万顿钼矿、铜矿粉末就能一粒不洒地进入冶炼系统?”什邡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受访者对本报记者称,雨水冲刷下来的矿粉终究会侵蚀地下水。
  2011年5月公布《四川宏达钼铜有限公司钼铜多金属资源深加工综合利用项目环境影响评价公众参与第二次信息公示》(下称《公示》)称,建设项目对环境可能造成的影响主要在六个方面,包括地表水环境影响、地下水环境影响、大气环境影响、声环境影响、固废环境影响、生态环境影响。
  但《公示》强调,工程各类污染物的排放总量满足当地环保部门下达的总量控制指标的要求,工程所造成的大气、水体、噪声环境影响均不超标,对周边环境影响较小。从合理利用资源和环境保护的角度看,这项工程的建设是可行的。
  《公示》称,工程生产废水经处理后全部回用,正常情况下实现“零排放”,对评价区域水体没有影响。对于类似的说法,上述匿名人士认为,整个环评公示中,多处使用前置定语,又如“正常工况下,项目的生产运营不会对周围地下水产生明显不利影响,”但需要更完善预案的是非正常情况和非正常工况。
  《公示》还说明,非正常排放的情况下,SO2(二氧化硫)对环境空气敏感目标以及地面最大浓度值点的浓度贡献值存在超标现象,尤其在制酸系统故障的情况下超标显著,因此应尽力避免极端的非正常工况或事故排放情况的发生。
  “什么是‘非正常排放’?怎么避免非正常排放?如果有非正常排放或关于水污染的几个非正常情况、非正常工况发生,怎样监测?有没有第三方独立监测?怎样预防,如果有超标排放,怎样处罚?”什邡人李嘉(化名)对项目建成后的空气质量和水环境深感忧虑。


  如何力保投资
  投资环境则是什邡官员考量的另一个环境。
  记者看到,通往宏达钼铜冶炼项目开工典礼现场的临时通道北侧,矗立着几块巨幅标语牌,这些红底白字的标语牌分别高5米,长30米至60米,上书“贯彻落实德阳‘一三五八’发展战略,把什邡建设成西部县域经济文化强市,”“为实现什邡‘千亿产值、百亿财政、全国百强’目标而奋斗。”
  什邡统计局数据显示,2011年,什邡实现地区生产总值(GDP)167.4亿元,同比增长16.2%。但全年完成106.01亿元的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中,项目投资完成96.01亿元,同比下降14.59%。
  《四川日报》此前刊发的《“后重建时代”力保投资 德阳算赢“两笔账”》向外界展示了当地的做法——20个重大在建项目的进度照片,清晰标注了拍摄时间,依次排列在《2012年重点项目情况月报(1~3月)》中。3月底举行的德阳市政府项目督查协调会上,这些照片令进度不佳者汗颜,相应举措密集推进。
  4月19日,德阳300余名领导干部集中收到一季度经济社会发展信息。项目投资成为衡量德阳发展后劲的一把“尺子”:一季度,全市GDP增长14%,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完成155.1亿元,同比增长18.2%,超额完成工作目标,在6个地震重灾市州中列第二名。
  该报道说,4月19日,德阳市委书记李向志就德阳今年最大项目、投资104亿元的宏达钼铜多金属加工项目,与宏达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沧龙进行会谈。
  没有人愿意看到带污染的GDP。
  德阳市和什邡市最近两年可以通过其政府网站查阅到的政府公文中,也有体现环保及重金属污染防治的内容,以及重金属污染防治“十二五”规划。
  但一些官员的表态依然值得玩味。德阳市环保局公开信息显示,2011年7月20日,四川省环保厅一名分管环评的负责人在德阳调研宏达钼铜项目时表示,这个项目现在看来没什么大问题,只是要抓紧推进,有需要省厅援助的,省厅会大力支持。
  当地官员曾多次公开表示尽快促进宏达钼铜冶炼项目尽快开工,“好事多磨”,最终在2012年6月29日宣布开工。
  什邡官方坦诚,由于前期宣传工作不到位,造成了群众对该项目的不了解、不理解、不支持。什邡市委、市政府决定停止该项目建设,今后不再建设这个项目。
  尽管如此,这份《什邡今后不再建设宏达钼铜项目》的公告中依然强调,项目按照国家最新标准和最高要求,进行了国家级环境评价,在今年3月26日通过了国家环保部的审批。项目对增加财政收入、促进群众就业、改善民生,具有重大的促进作用。
  在这个稀有金属成为关键词的一周,宏达股份的股价也坐上了过山车,从6月29日的8.04元下跌到7月6日的7.04元,市值蒸发10多亿元。戏谑的是,晨光生物却一度因“催泪弹概念”涨停。

责任编辑:hq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cnm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mqk@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