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缺

2019年04月04日 8:37 2534次浏览 来源:   分类: 文学杂谈

人间四月天,有关樱花的消息铺天盖地,打开手机,几近爆屏,各种美图、美文源源不断,令人目不暇接。
忽然有想说说樱花的冲动。
阳坡赏花,日本自古有之,不过那时赏的是梅花,相关古籍中早有记载,大概是受古汉唐文化的影响。也许在干冷的大陆性气候里茁壮成长的梅花在潮湿的东瀛有些水土不服,不知从何时起,赏梅成了赏樱。赏花习俗也渐渐走出深深皇苑,进入寻常百姓家。
有首家喻户晓的日本民谣,以“发”和“拉”为主的小调歌曲,唱出了樱花满开时人们呼朋唤友一道去赏花的情形:“樱花啊樱花,暮春三月天空里,又像霭来又像霞,芬芳扑鼻多绚丽,快来呀,快来吧,扶老携幼同去赏樱花。”
一进入三月,狭长的日本,像被一股股花浪涌起,从南到北,依次开放,直到五月中旬,花潮才在北海道的山峦中恋恋不舍地隐去。花浪所及之处,平日里中规中矩的人们像中了邪魔,个个放浪形骸。上野、岚山以及京都、奈良等地的各大公园里樱花树下,到处是醉酒后载歌载舞的人们。商家也抓紧这一年中难得的商机,推出各式与樱花沾边的产品和服务,赚个盆满钵满。赏樱之旅,价格可能是平日里的数倍之多,即便如愿成行,所到之处也是人满为患,徒有其名。
樱花对日本人的影响极其深远,甚至成为一种国民精神。因为花期短,通常只有几天,满树的花朵常常在最绚烂的时候突然凋落,这种残缺的、不完美的、悲寂之美非常符合日本人以物哀为最高审美境界的理念,也与人们心中生死无常、天道轮回的宗教思想相吻合。可以说,在生命的极灿之际,凋谢突然降临的樱花情结,深深植入日本人的内心,影响着他们的思维和行为。老一代的人会说,生命如此脆弱,仅在呼吸之间,要不虚度光阴,拼命努力,修身出世,做出一番事业,成功成仁。年轻人往往说,既然生命短如朝露,不如抓紧时间,今朝有酒今朝醉,趁年轻好好享受人生。
千万株樱花瞬间一齐怒放,用“震撼”来形容,毫不过分。日本本土外,无论华盛顿的樱花、武汉大学的樱花还是北京玉渊潭的樱花,都是蓝天下绽放的灿烂之花。朗朗乾坤、暖风习习,花瓣漫天飞舞,游人笑逐颜开,充满的是积极向上、喜气洋洋的气氛,丝毫没有悲切和感伤的感觉。
至今记得25年前与樱花的一场偶遇。春假,随老师甘利先生到他的老家相模原,一个人口稀少、寂静异常的乡下休整了一段时间。
一个雨后初晴的黄昏,我和老师一边沿着河边散步,欣赏着两岸无尽的风景,一边海阔天空地聊着各种话题。转过山角,眼前豁然开朗,一个古寺出现在眼前,寺前是个不大的水塘,一群群颜色各异、尺把长的锦鲤悠然自得地着游着,远远近近的樱花树,或高大,或低矮,齐齐地怒放着,一个老僧,静静坐在寺前的回廊里,望着我们,神情漠然。一阵风起,池中水波涟漪,倒映在池中的景色被撕成碎片,或白或粉的花瓣漫天飘舞,古庙飞檐上的铃铛叮当作响,几只觅食的鸽子呼啦啦地飞起,霎时间,眼前一片飞花。
“如此场景,该是红尘中最凄美的景色吧?”甘利先生并没有马上回应我的问话,而是继续沿着山坡慢慢向前走着。过了一会儿,他忽然回过头,幽幽地看着我说:“知道樱花与别的花最大的区别在哪里吗?”看着我满脸疑惑,他继续说道,“绝大多数花,花瓣顶部是圆的,而樱花有个豁口,叫花缺。”见我无语,他自言自语地说,“苦苦等了一年,花开了,风雨也来了,凄风苦雨中的樱花,为了尽可能不被风吹掉,便想尽一切办法让雨水留在花瓣上。一代一代的进化,就成了今天的这个样子。”
为了适应生存环境,尽可能让短暂的生命多在枝头上停留些时间,隐忍着,在自己身上最美丽的地方,留下一块缺痕,这就是樱花。
弹指间,20年过去了。每到樱花时节,就会想起先生的话,就会想起我们自己的花缺。

责任编辑:陈鑫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cnm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mqk@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