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企业的光伏选择

2018年10月29日 15:14 4653次浏览 来源:   分类: 光伏   作者:

导读:   10月23日,光伏业界一则重磅消息引发了热议:由于汉能薄膜发电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能薄膜”) 停牌已经超过三年,出于对中小股东利益的保护,公司决定对持有上市公司股票的所有投资人发出私有化要约,收购价格为每股不低于5港元,以现金收购或股票置换,私有化之后公司拟在国内A股上市。

10月23日,光伏业界一则重磅消息引发了热议:由于汉能薄膜发电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能薄膜”) 停牌已经超过三年,出于对中小股东利益的保护,公司决定对持有上市公司股票的所有投资人发出私有化要约,收购价格为每股不低于5港元,以现金收购或股票置换,私有化之后公司拟在国内A股上市。

努力复牌的汉能薄膜的私有制计划,令行业哗然。

当前,光伏行业何去何从、光伏企业是坚守还是放弃?跌宕起伏过后归于平静的2019年,或许将给出答案。

汉能“刹车”

2015年5月,汉能薄膜估价“腰斩”并被停牌。

2016年3月,汉能发布财报,巨亏超过100亿港元令人震惊,企业发展前途未卜。

2017年7月,汉能重磅发布太阳能动力汽车,似乎从巨亏的阴影中已经走出。

2017年1月,香港证监会公布了汉能复牌的两大必要条件,终于获得实质性进展。至此,汉能复牌似乎成为大概率事件。公共媒体报道,为了满足证监会的条件,上市公司包括李河君在内的5名董事被证监会处以不同程度的惩罚,而且不得抗议。这一条件于2017年9月达成。

2018年4月,汉能发布《复牌进展之最新公告》表明,汉能薄膜已经向香港证监会提交披露文件,达成了证监会提出的第二个复牌必要条件。

随后,就是10月份“放弃复牌”的信息。

根据汉能在2018年8月份发布的《根据上市规则就修订除牌架构的过渡安排》公告,由于上市规则修订除牌架构,已于2018年8月1日生效。倘若公司于2019年7月31日期限届满之前,未能恢复本公司股份之买卖,联交所上市部将向联交所上市委员会建议取消公司之上市地位。也就是说,由于汉能薄膜已经停牌超过了12个月,所以触发了今年8月1日生效的“上市规则修订除牌架构”条款,所以自8月1日起,如果汉能继续停牌超12个月,那联交所就可根据相关规定取消汉能的上市公司地位。如果2019年7月31日汉能还没有复牌,那将面临被强制退市的困境。

在这个时间点突然宣布私有化,无疑令人产生了“汉能薄膜是否是因为复牌无望,所以不得不选择私有化,然后转战A股”的疑问。

公共媒体表示,汉能方面表示,结合国家政策对境外上市企业到A股上市的赞成态度,以及国家对薄膜太阳能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大力支持。汉能移动能源控股决定顺势而为,对持有汉能薄膜发电集团股票的所有投资人发出私有化要约。

而不止是国家政策方面,近年来光伏业内多有上市公司预备在A股上市,并掀起一波“回归A股”潮流。从天合光能到晶澳太阳能,从阿特斯到韩华新能源,这些光伏巨头企业纷纷从美股退市,其中天合光能和晶澳太阳能已经走在回归A股的路上。而作为多晶硅龙头的保利协鑫,在近两年也一直试图通过借壳、分拆上市等手段实现旗下资产A股上市。

晶澳“回归”

无独有偶。近日有媒体报道,晶澳太阳能近期股权变动频繁,先是告别原先的大股东,新增两家股东,完成股权结构大瘦身。接着又展开资产梳理整合,将多家关联公司注入晶澳太阳能体系,在增加上市公司资产规模的同时规避未来的关联交易问题。10月11日,晶澳太阳能公告称上述股权变动目的在于顺利实现借壳上市。

晶澳太阳能一系列的操作令人眼花缭乱,但最终都会对他们的借壳上市起到积极的效果,在美股回归A股的大队伍中,晶澳太阳能后来居上,已经走到了前列。

据了解,晶澳太阳能的私有化计划一度陷入僵局,从私有化到退市就花了2年多时间。但是在经过长时间的准备之后,晶澳太阳能一朝私有化成功,就立马将回归A股提上了日程。晶澳太阳能的速度到底有多快,从7月17日退市到7月23日计划借壳天业通联,只用了6天时间(7月23日天业通联公告拟购买晶澳太阳能100%的股权,构成借壳上市)。

尽管如此,晶澳漫长的退市让他们为回归A股做出了充足的准备。近段时间,晶澳太阳能发生重大股权变动,其昌电子突然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而原先的大股东晶澳发展有限公司退出,被晶泰福科技和其昌电子取代。经过此次股权变动,晶澳太阳能复杂的股权结构得到了简化,加强了实控人靳保芳对公司的控制。通过一系列操作,晶澳太阳能将多家关联公司注入到拟上市公司体系内,可以有效规避未来的关联交易问题。

在回归A股这个方面来说,晶澳太阳能虽然退市过程稍显曲折,但是在迅速上市这方面领先其他企业太多。参考另一家准备回归A股的企业,退市16个月之后仍未见实质性进展。而晶澳太阳能的正式退市虽然较晚,却后来居上,有望率先回归A股。

目前,光伏行业正处于转型升级的关键阶段,所有的企业都面临生死考验。而在这一场淘汰赛中,资金永远是企业重要的一环,上市公司的优势便在于此,同时这也是诸多光伏企业回归A股的初衷。

航天机电“卖子”

最近,有媒体用“卖子御寒”来形容航天机电频频抛售光伏资产的行为。

上海航天汽车机电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航天机电”)发布公告称,将通过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方式,出售航天机电所持有的唐山航天智慧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唐山智慧能源”)100%股权。这并不是一个开始。

亏损的光伏业务成为近几年拖累航天机电业绩的主要“罪魁”,而大量转让光伏项目股权,则是其光伏产业战略调整的一个重要步骤。从2017年起,航天机电就开始了光伏资产的处理,通过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转让井陉太科光伏电力有限公司、榆林太科光伏电力有限公司、刚察鑫能光伏电力有限公司等11个光伏产业项目。2018年,除了唐山智慧能源100%股权之外,9月22日,航天机电还发布了《关于转让公司所持三家子公司全部股权的公告》,首次披露公司拟转让公司所持神舟新能源100%股权、太阳能科技70%股权、上航电力25%股权。上述3家公司财务状况均不乐观,甚至营收逐年大幅下降且亏损严重。如交易顺利完成,合计可实现税前投资收益约为2.15亿元,可有效缓解航天机电资金流紧张的压力。

在逐步退出光伏产业链非优势环节的同时,航天机电也在积极探索主营业务未来发展的新方向。作为多主业发展的企业,航天机电希望通过发展另一主营业务汽配打造新增长点。今年1月,航天机电收购了韩国汽车零配件专业公司erae Automotive Systems Co.,Ltd.(下称“erae”)的部分股权,持有该公司51%的股权,力争将汽配业务整合协同,实现盈利新增长。上半年财报数据显示,erae实现了10.14亿元的营业收入。航天机电表示,将进一步开拓汽配市场,为未来几年的持续发展打下坚实基础。

行业“看空”

“5·31”政策后,行业备受重挫,补贴严重拖欠、指标悉数腰斩,投资环境恶劣,企业生存举步维艰。行业“急刹车”虽然有利于长期健康稳健发展,但是限制规模的同时,还应该考虑对相关企业造成的短期影响,数千亿元的经济损失过后,是否“用力过猛”反而“过犹不及”,2019年或将给出答案。

近日,国家发改委价格司组织12家光伏企业(包括发电国企4家、光伏制造4家,分布式开发4家)召开了光伏发电价格政策座谈会。会议重点了解光伏企业生产经营状况,光伏发电项目建设成本和盈利情况,以及对下一步完善光伏发电价格政策的意见建议。本次会议,是“5·31”新政后国家层面组织召开的首次会议。

会后,三部委联合下发会议通知,主要包括三个方面说明:第一,今年5月31日(含)之前已备案、开工建设,且在今年6月30日(含)之前并网投运的合法合规的户用自然人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纳入国家认可规模管理范围,标杆上网电价和度电补贴标准保持不变。第二,已经纳入2017年及以前建设规模范围(含不限规模的省级区域)、且在今年6月30日(含)前并网投运的普通光伏电站项目,执行2017年光伏电站标杆上网电价,属竞争配置的项目,执行竞争配置时确定的上网电价。第三,要求各省级能源、价格主管部门和电网公司做好政策宣介落实工作。请各派出能源监管机构加强对并网及政策执行情况的监管。

由此不难看出,本次会议的讨论范畴,已经从单纯的电价制定,扩大到了光伏产业政策调整方面。行业人士判断,2019年,光伏行业将出现以下四个方面的变化:

一是补贴继续下降,但降幅减缓。补贴存在的意义在于,在光伏发电成本尚不足以在电力市场形成有效竞争力的时候,对行业进行扶持。如果补贴力度过大,那行业将失去技术迭代的驱动力;反之,如果补贴力度过小,那行业将陷入荒凉。所以补贴的力度要与光伏发电的成本相符,理想的状态是逐步下降的补贴驱动光伏发电的成本一同下降,直到光伏发电成本可以对传统火电形成竞争,补贴便完成了扶持任务。在未来几年内,光伏补贴下降将成为一种必然趋势,只不过,以“5·31”新政的巨大损失为“前车之鉴”,未来国家不会过快、过急实施限制政策。也就是说,缓慢的控制将成为常态,“软着力”基本没有悬念。

二是补贴方式将更为灵活。现阶段,我国的光伏价格及补贴周期,均是以年为单位制定。面对快速发展的光伏产业,显然已经不合时宜。我国目前光伏产业的发展,已经处于世界的领先位置,并且持续发展势头良好。政府在面对这种日新月异的局面,通过缩短补贴调整周期,势在必行。并且,国家发改委在公开场合曾表示,没有文件规定光伏发电价格是以年为单位变化。这意味着,今后的标杆电价制定会更加灵活,很可能进一步发展到以季度为单位来定。

三是“老大难”补贴拖欠问题将有望解决。在平价上网来临之前,光伏产业依赖于政府补贴输血。然而政府补贴资金不到位,补贴发放程序过于复杂、周期长等问题,极易拖垮光伏企业以及同样脆弱的其他新能源发电产业。国家需要制定更多的保障性制度和政策,确保光伏补贴足额、及时地发放。这也是未来光伏政策的一个制定重点变化。在本次闭门会上,补贴拖欠的问题必然是绕不开的一个重要话题。

四是平价上网时代开启。光伏行业全产业链的成本下降,是促成中国光伏平价上网时代到来的要因。据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统计,2007~2017年的8年间,光伏组件的市场价格从36元/瓦下降到现在的3元/瓦以下,下降了92%;并网光伏系统价格从60元/瓦降到7元/瓦~8元/瓦,下降了87%;逆变器价格从4元/瓦下降到了0.3元/瓦,下降了92%。近两年光伏组件价格仍保持了30%以上的下降幅度。今年5月31日,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国家能源局下发“鼓励发展平价发伏”(发改能源〔2018〕823号)以来,光伏组件的价格在短短3个月内已下降20%以上,以总功率为285瓦的多晶组件为例,已从每瓦2.4元下降至1.9元以下。

以施正荣2001年建立无锡尚德电力作为起始点,再到2018年实现平价上网,则这一旅程总计花费17年。对三峡新能源、协鑫新能源、熊猫绿色能源集团等光伏发电企业类企业而言,去补贴光伏示范项目将使公司彻底摆脱中国光伏发电国补拖欠困扰,今后随着此类去补贴光伏电站的不断建成,将有效缓解增加现金流,降低负债率。

在中国光伏成本的力推下,截至2018年6月底,中国光伏发电装机容量达到15451万千瓦,连续五年位居世界第一,成为推动中国能源转型的重要主力军;并带动全球光伏装机容量超过16年两位数的成长。在光伏技术趋于成熟之际,数百家中国企业的存在,使得光伏成本仍处在快速下降通道。数据显示,2017年协鑫新能源电站造价降至6.3元/瓦,同比下降13%,其可作为光伏成本在规模化之后仍然具备大幅下调的可能性。

责任编辑:周大伟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cnm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mqk@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