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手摸不得热饽饽

2018年03月05日 13:57 15793次浏览 来源:   分类: 文学杂谈   作者:

导读:  洋洒万言的《红楼梦》,整部书440多个人物,名字带玉的只有6个,分别是:宝玉、黛玉、妙玉、玉钏、蒋玉菡和林红玉。按照曹雪芹的构想,他们都是前缘未了,今生再相厮守的人。

洋洒万言的《红楼梦》,整部书440多个人物,名字带玉的只有6个,分别是:宝玉、黛玉、妙玉、玉钏、蒋玉菡和林红玉。按照曹雪芹的构想,他们都是前缘未了,今生再相厮守的人。
今天说说林红玉。
红玉是贾府的家生奴才。一代为奴世代为奴,红玉当然不能例外。也许老天爷格外眷顾天聋地哑、一辈子老实巴交的林之孝两口子,他俩偏偏养出个天生丽质,能说会道的红玉。书中交代,红玉生的容长脸面,细挑身材,头发乌黑,很是俏丽甜净。
可怡红院的宝二爷,身边最不缺的就是年轻漂亮的女孩子。14岁的红玉虽然进了大观园,却只能在外围做些修枝喂雀、打扫庭院的粗活儿。她最不爽的,就是一天到晚躲在远处,看着花红柳绿的院中,小哥贾宝玉陪着花季少女们尽情嬉笑玩闹。
怡红院的少主人,锦衣玉食,无所事事,天天上演着一出出爱恨情仇的活爆剧。可下人们的命运,似乎只有“长大了,卖出去配个小子”。像花袭人或者赵姨娘那样,瞅准机会,与主人做出苟且之事,等生米煮成熟饭了,收在房里,过上“风吹不着,雨淋不着,用半个主子的荣光支撑起后半生的丰衣足食,变成飞上树梢的雀儿”的生活,成了那些主人身边众多丫鬟们的朝思暮想。
为此,女孩子们勾心斗角,用尽了心思。
因忌着宝玉、黛玉的名讳,从进园的那天起,红玉被改叫小红。她爽快地答应了,笑脸盈盈,没有半刻迟疑与犹豫。改得了的是她的名字,改不了的呢,是她不甘于现状,发誓要改变命运的决心。
那天,机会来了。宝玉急火火地从外面进来,口干舌燥,他大喊了几声,只有个老婆子应声。因嫌弃“死鱼眼”的老婆子不干净,正要伸手自己倒茶,一个温柔的女孩声响起:“二爷仔细烫了手,让我来倒。”“你是哪个院子里的呀?”小红的回答有些哀怨:“爷不认识的也多,岂止我一个?”一下子就激起了宝玉那颗怜香惜玉的心。可还没来得及说得太多,另外两个大丫鬟拎着洗澡水进来了,小红急忙去接,等待她的却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臭骂。
话很难听:“没脸面的下流东西。不撒泡尿照照,也配给二爷倒茶?”毫不留情的咒骂,把一个女孩子的那点小心机剥得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怡红院是女孩子的战场,她们相互间的妒恨很可怕的。
其实宝玉已经注意到她了,第二天一大早,他站在门口,四处张望着,盼着她能再次进入他的视野。他的左顾右盼让催他洗脸的丫鬟生生给打断了,寻找小红成了有头无尾的故事。
林小红差一点就成功了,但一步之差,谬之千里。人的一生,阴错阳差的,却往往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说不好哪对哪错。
那天晚上,一定是林小红最沮丧的时刻。但知道丢弃幻想,直面现实,才是最最重要的。一个人走向成熟,往往从摔跟头有关。
林小红清醒地意识到,可望不可及的爱情,是画饼充饥,对她来说,过上踏踏实实的日子,吃饱穿暖才最最关键。
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繁华表象后面是大厦将倾。“千里搭凉棚,没有不散的筵席”。聪明伶俐的小红是贾府中三个难得的清醒之人。另两个,一个是才华脱颖、但是庶出的粉脂英雄探春;一个是育婴堂抱养的,被瞒天过海嫁入宁府,深得贾母喜爱的长孙媳妇可卿。社会底层生活过的人往往更加敏感。而此时此刻,荣宁两府的太太小姐们,还都在温柔乡中,做着富贵绵恒的美梦呢!
小红自知,必须小心谨慎地设计自己的每一步,才能在大厦倾倒前逃离苦海。她先是丢掉自己的手帕,创造机会去撩拨、接近贾芸,后是择机攀附上新主子。每一步都看似漫不经意,不留痕迹,却始终积极主动、尽在掌控之中。
知道为自己争取机会并创造机会的人,结果一般不会太差。
机会的敲门声往往是很轻的,但她听到了。那天,熙凤需要个传话丫鬟,小红自告奋勇。她把凤姐的话捎给平儿,又把平儿的话转述给凤姐。
读过《红楼梦》的朋友一定对那大段回话印象深刻:一口气共说了十四个奶奶,四五件事,交待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换了常人,恐怕早就被一个个奶奶绕晕了头。可小红把那些复杂敏感的事情,说得滴水不漏,井井有条。
她走心了,留意了,在意了。
“凉手摸不得热饽饽”。熙凤爱才,当即决定留下小红。小红轻而易举地择了高枝而攀。对于其他丫鬟的冷嘲热讽,她一笑而过。
由于《红楼梦》后半部的缺失,我们无法知道小红和贾芸的结局。更无从想像她在凤姐那里如何风声水起,左右逢源。
狗尾续貂的文人高鹗丝毫没有顾及雪芹先生“草蛇灰线,伏脉千里”的写作思路,出版商程伟元也只是想早些成书多多卖钱,他们把小红和贾芸这对有情人的故事生生给遗忘在脑后,没了下文。不能不说是续写红楼的一大遗憾。
凭借着脂砚斋留下的只言片语,我们模模糊湖地对他俩的后来有了个大致了解。
小红和贾芸离开了贾府,历尽坎坷,好事多磨,有情人最终走到了一起。在贾府被查抄,众人避之不及时,他们伸出了援手,营救过宝玉和凤姐。八七版的电视剧中,有过这样的镜头:小红紧靠着牢门,对宝玉说:“当初,我给二爷倒茶时,麝月、秋雯姐姐还骂我占高台盘,如今,他们都不在了,这个高台盘就让我占了吧!”
这个结局,算是给“飞鸟各投林,树倒猢狲散,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结尾铺上了一层薄薄的温暖,让人不禁热泪盈眶。
好些年后,已是衰草枯杨、蛛丝儿结满雕梁的怡红院,来了两位鬓发如银、颤巍巍的老人。他们眯起眼,向儿孙们说起往事,说起那个果断、勇敢、思维缜密的林红玉。
成全人生的,始终是自己。想好了就做。成不成,交给老天和命运。对于这一点,林红玉从没后悔和犹豫过。
都说命像一部车子,而运则是那路。林黛玉和林红玉,一字之差,一个贵为主子,一个贱为下人。可谁最终跑得长远,全凭造化。(商永胜)

责任编辑:陈鑫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中国有色网:www.cnmn.com.cn了解更多信息。

中国有色网声明:本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
凡注明文章来源为“中国有色金属报”或 “中国有色网”的文章,均为中国有色网原创或者是合作机构授权同意发布的文章。
如需转载,转载方必须与中国有色网( 邮件:mqk@cnmn.com.cn 或 电话:010-63971479)联系,签署授权协议,取得转载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有色网或非中国有色金属报)”的文章,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构成投资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若据本文章操作,所有后果读者自负,中国有色网概不负任何责任。